为“独立思考”正名

今天说起“独立思考”,人们可能会觉得这是一种智慧,甚或一种美德。在一些讲述相关内容的书籍中,这类思考方法还是维护民主的必需1。反过来,如果说一个人不会独立思考,感觉就像是在说他没脑子,这让听者要不就羞愧难当,要不就勃然大怒。

然而,“独立思考”真的是那样一个照亮人生的智慧灯塔么?

独立思考的反面是什么?

有些时候,我们要想确定一个东西是什么,需要先确定他不是什么。那么,“独立思考”不是什么呢?

如果我说,“独立思考”是由 2 个必要条件组成的:独立和思考,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反对吧。即,不独立的思考、独立但不思考、不独立也不思考都不是“独立思考”。我们用一个二维的坐标图来表示之(横轴代表独立性,纵轴代表是否思考):

独立思考的各种反面

有些人可能会奇怪,“独立但不思考”是怎样一种状态?

如果我们把独立和思考做如下定义:

  1. 独立:在维持存在、生存、生活、甚或思维活动上不依赖太多外物,这种状态就是独立
  2. 思考:感应、识别、整理自己的行为、目标以维持(甚或享受)自己的存在、生存、生活,这种过程就是思考

那么,人类做不到这种状态,因为人类在生存或生活上需要的外物很多,茶米油盐、车子房子,所以人类必须要思考怎么得到他们,而且得不到的后果很严重。小到需要想想买什么酱油,大到需要算计怎么赚钱买房,都需要思考。

但这世间确实有“物”能做到这种状态,比如野外的大石头,它在存在上极其“独立”,什么也不需要,可能因此它也懒得思考(并且不会有人指责它的这种不勤于思考;实际上,若他真的会思考了,他可能就做不成石头了)。故,它是一种“独立但不思考”的状态。

按照这个分析方法,“不独立又不思考”的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。因为不独立,就需要找寻自己的依存物;因为找寻自己的依存物,就需要思考2;若不思考,就会因为找不到依存物而灭绝。比如那些因为生态被人类而破坏而灭绝的物种,他们还不是不思考,只是思考不出怎么在破败的生态中找到自己的生存必须,就一定足够灭绝了。

最后,还剩“不独立的思考”——需要依赖外物,但不自己思考怎样找寻;或者,连思考本身都需要依赖外物/外人。这可能是大多数人说别人不独立思考时的主要含义。

但是,就好像我们把一些事情分包给别人做一样:孩子的教育分包给学校,做饭分包给餐厅(甚或快餐厅),各种电子产品、护肤品、日用品哪个不是分包给日益精细化的社会分工。这些事情可以看作找人替我们的手脚进行劳动,你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羞耻感;为什么找人代替我们思考,就会有羞耻感呢(特别是当事情没办成,还被别人指出的时候)?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,我猜人类是会慢慢忘记那种羞耻感。就好像在一次讲座中听说,一些老一辈的人不喜欢用洗衣机、自动电饭煲,觉得把家务交给机器是对勤劳品德的侮辱3,但现在人们不也就慢慢习惯了么?甚至觉得不用自动化机器才是傻。未来,人们不知道会把“思考”交给什么样奇奇怪怪的人工智能呢,独立思考才是傻也说不定。

不说未来,今天依靠别人来思考也是非常普遍的事情。如果你生活在大城市,你可能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地铁,那么,请问你思考过地铁的安全性问题没有?以及地铁上这么多人怎样避免疾病的传播?99.99% 的人可能没有思考过,但万分之一的地铁工作人员会替大家思考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你已经在依赖别人的思考结果了。再比如,你去医院不就是为了把对身体健康的思考交给医生么,让医生替你找寻需要的治疗方法,你出钱就行;若你在此方面非得要强调“独立思考”,那你就自己学个医吧(但别忘了医院可是有那么多科室的哦)。可问题在于,就算你学了医,你就能懂经济么、就能懂市政么、还有那么多法律法规呢?还不是要交给相关专业的人员替你思考:国家的经济自有人在思考,市政自有人在安排,交税就行;律师的名片我也可以给你几张。在这个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致的时代,我们能“独立思考”的领域,相对于人类所需知识的总量来说,是越来越狭小了;其他领域,独立思考能力几近于无。所以,若是“不独立的思考”是令人羞耻的,那么所有人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羞耻着;若是因为“不独立的思考”而受了损失,其实也挺叫人无奈的,因为在一些专业领域做到独立思考谈何容易。

我并不是批评社会分工体系害了大家,因为换个角度,社会也可以是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这样的图景。因为在某些专业领域,“独立思考”可能比“不独立的思考”产生更大的错误,比如传染病人独立思考的结果可能是自己没事,但这时你肯定劝他不要相信自己的“独立思考”,而是遵从医嘱。如此,大家互相补充,或许能其乐融融吧?这也许就是“和谐社会”吧,但无论如何,在这个“和谐社会”的各个方面,总是要有人思考的,因为人类不可能像大石头那样“独立”。

总结一下,独立思考不是如下 3 个方面:

  1. 独立但不思考:不依赖太多外物,所以不用思考。(只有原始、简单的物质才能做到,人类就别想了)
  2. 不独立又不思考:需要依存于外物,但又无法思考依存物的位置。(不存在或者行将灭绝)
  3. 不独立的思考:依赖外物,但不自己思考怎样找寻,或者连思考本身都需要依赖外物/外人。(这样的群体互相补充,还可以存在,但偶或有些“小意外”)

独立思考是什么?

在上文所述的背景下,独立思考在大家眼中的含义或许就成了:

在不能独立存在的条件下,在大多数思考都需要别人帮助的境遇下,偶或发生损失时,以为改成自己思考就能解决问题的憧憬。

但这实际上是思维中“二分”倾向(比如非黑即白)导致的谬误45,以为既然“不独立思考”是错的,那么它以外的东西,比如“独立思考”,就是对的;然而事实可能是更不靠谱。或者说,他们只考虑到了独立思考和不独立思考两个不同一的概念(即,上图中关于独立性的横轴这一个纬度),却没有考虑到“独立但不思考”这第三种可能。

但实际上,独立思考的地位可能是这样的:

  1. 在不能独立存在,甚至是依存物越来越多的条件下,我们不能不思考如何得到他们(房子、车子)。
  2. 在专业领域越来越分化境遇下,我们其实越来越无法独立思考了。
  3. 于是,我们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:我们越来越无法独立思考,但我们却越来越需要思考。又于是,我们只好依赖别人的思考。但别人的思考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依赖确实是个问题。
  4. 最后,我们要不然就为社会贡献自己的那一份独立思考,来换得别人的提供的思考,并逐步换成越来越好的思考(服务);要不然就自己学习,哪怕只是一些基础,来做到简单的“独立思考”。

这或许才是“独立思考”本来应该有的地位:它是在多重夹击下(必须思考、难以思考、又难以依赖),一种略显无奈的生存手段。若然,他与“美德”这个概念相差有点远啊。

1. 《学会提问》
2. 《物演通论》
3. 李靖 《破解消费者需求密码》
4. Wikipedia Contributors. (2019, September 9). False dilemma. Retrieved September 25, 2019, from Wikipedia website: 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False_dilemma
5. 《物演通论》 第一百章